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07|回复: 22

反思并批判新教文化的伪文明特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8 14: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本帖最后由 panpeter 于 2017-5-2 19:02 编辑

    从天主教思维去批判新教文化的伪文明本质原创 2017-05-02 panpeter 圣教会传统
  誓反教异端,即新教文化的本质是以个人意志及自由权利为借口去反叛宗教原则与道德价值,其背后动机是为了满足某种程度上的现实利益价值,“背叛道德原则追求现实利益”——这是新教的核心特征。

  先用自由人权去支持个人意志对宗教道德原则的背叛权利,然后再将自由、民主、人权各种多元思想因素结合在一起,整合之后在西方社会孕育出一个最高级的现代文明。在世界上形成了一种叫做资本主义文明的高效物质财富开发结构,其中多元主义形式的高效知识体系是孕育于新教主导的社会文化环境当中,还有科学知识系统的极大发展也是新教的主要功劳。当然天主教也有一部分重要功劳。

  同时,新教文化的这种演化方向在本质上是解构了宗教一元道德的多元世俗化。新教的自由多元特性导致其内部组织容易自我分化与重组,也导致其内部教义原则的不断自我分化与瓦解,容易走向邪教化。

  天主教却不同,天主教的文化思维要绝对服从于宗教一元道德原则的约束,自由和人权都要屈从于一元道德原则之下,多元民主思维不可能大量运用于内部秩序的处理。虽然梵二本身已经错误的引进一些多元人权因素,但还能自行纠偏。天主教这样做有利于保持道德原则的传承,有利于保持教会存在本质上的正常形态不会变质。但后果就是,天主教的社会组织效率不可能象新教社会组织那样更加高效发达,因为天主教文化是以一元化专制秩序做为组织形态去存在,其存在目的是为了服务于一元道德价值的需要,而不是象新教那样去服务于现实利益中的多元价值需要。这是两者之间最基本的区别与矛盾。

  对两者的文化结构内核进行基本对比之后,就会发现两者各有利弊:天主教文化有利于宗教道德的价值追求,而新教文化有利于现实利益的价值追求。所以,新教社会比天主教社会更加容易走上经济发达,因为他们没有天主教那样的道德价值束缚,一旦出现道德与现实的冲突,新教社会能够更及时的抛弃掉一元道德原则,使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多元发展需求得到及时满足。

  看清新教文化的真实面目后,也就能找到新教文化的弱点,就是其社会结构内部中的道德因素会不断的自我瓦解与削弱,导到内部社会文化趋向于世俗化多元化,然后在世俗化心理的催化反应下导致社会出现内部利益上的冲突与矛盾。最终,这种高效发达的社会组织效率也就等同于一种超高度的内部冲突性风险,核战争风险与世界级战争风险,都是由新教文化因素与西方世俗文化因素共同孕育出来的世界级内部风险。

  所以,千万不要再轻易迷信于新教文化的表面文明现象,而是必须清醒的认识到其内在的存在本质与自有弱点。突破我们天主教思维上的认识盲点,找回自信,并脱离新教文化的思想诱惑。

  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让天主教重新找回自身的文化制高点,去打败誓反教即新教这个伪宗教文明的世俗性异端神话。对于西方世俗文化所提倡的多元普世价值这种世俗伪神话,大家就不要继续轻易迷信了,我们天主教要立足于自身的一元普世道德体系,没有真理道德做为核心的其它普世价值理论全是虚假骗人的,是无益的。

  我们天主教要在基督教义的一元道德原则上去寻找自身的立足点,要清除掉教会神学中属于西方世俗多元文化的无益因素,只吸收那些绝对不会破坏教义原则的各种纯理性知识,比如纯粹的逻辑技术知识,用理性知识去服务于神启知识体系,把天主教彻底的净化成没有任何地域文化特点的普世性一元真理宗教。只要完成教会的净化归真,后面的一切就好办了。

  如果我们天主教的人能够醒悟过来,那么,就要记得善用天主教的自有文化思维去思考世界,不能再用新教思维去误导自己的思想观念了,这是走出新教文化陷阱的关键点。

  不要总是一开口,一思考,就掉进人家的文化思维惯性当中去,要是那样的话,天主教文化就永无翻身之日。因为那样就等于让天主教借用新教文化的思维理论去跟新教自身进行文化竞争,结果无论是输是赢,都只是证明了新教文化的思维优势。那等于是说,从最开头的思维出发点之上就已经输掉比赛了,后面再用什么逻辑方法去争论、去反驳都只是在新教的文化陷阱内循环打转,不失败才怪。
  以上,是我对誓反教即新教文化的反思总结,希望能有利于天主教会的益处。

  新教文化与资本主义文化结合成的西方世俗文明,原是由天主教所分裂出去的誓反教异端文化跟世俗多元文化一起杂交结合成的伪文明。这种伪文明是统治新时代的世界之王,是代表世俗共同文明颠峰的巴贝耳塔,完全就象圣经默世录中敌对于教会的兽或龙:头上带满王冠,带有亵圣的名号,全地的人都跟随它,都朝拜它,权力都交给它。其特征共性跟现实中所发生的一样:西方世俗文明得到世人无数赞誉,经常出现亵神的公共政策和公共事件,全世界都围绕着资本主义经济发动机,日夜不停的被驱使利用。

  西方世俗世界所建立起来的伪文明共同体,其多元核心根本不是出于天主的一元绝对真理,只有天主教这种唯一真理性宗教的文化,才可能建立起符合道德价值的一元共同体文明。

默示录: 
13:1 我看见从海里上来一只兽,它有十只角和七个头,角上有十个王冠,头上有亵圣的名号。
13:2 我所看见的那兽,相似豹子,它的脚像熊脚,它的口象狮子口;那龙遂把自己的能力、宝座和大权交给了它。
13:3 我看见那兽的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致死的伤,但它那致死的伤却治好了;故此全地的人都惊奇,而跟随了那兽。
13:4 世人遂都朝拜那龙,因为它把权柄赐给了那兽;世人朝拜那兽说:「谁可与这兽相比?谁能和它交战?」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6: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警惕敌对于道德教导原则的西方政治普世价值

  教会内部很多糊涂人,他们信仰思维不合格,道德认识也不过关。现在教会内部也有一部分人想拿世俗政治上的普世价值,去代替教会自己所信的真理意义上的普世价值。

  真正的普世价值不可能是出于世俗政治的构想和设定。实际上真能够普世适用的只有天主的真理及其教导,那是拒绝任何邪恶思想的价值观体系,只要认真的去理解:真正的普世价值早就存在,就是天主的神圣教义所启示给教会的那套道德价值观念,绝对不可能是那个由世俗政治逻辑所提出的伪劣普世价值。

  很多人一看到人权、自由、民主,这三个带着高大上光环的大词,就马上分不清东南西北,以为这三个大词是代表正面有益的思想,实际上,这三个大词背后的思想学说,大部分是垃圾和邪恶的内容,只有少部分算是比较合理。

  只要记住,在天主的真理之内才可能理解真正合理程度上的人权、自由、民主,就是说,人权、自由、民主,在天主的道德体系内都是被限定在合理范围之内,而不是被放任无度的拿去攻击道德要求。不是象世俗政治学说那样,将人权、自由、民主直接吹棒成所谓高大上的“普世价值”,然后拿去否认并攻击创造世界的天主,然后教唆世俗社会上的人们都去放纵情欲,去败坏自己,真是邪恶之极。

  人的权利是指人在世界内部所具有的某种权利,而世界原本出于天主的创造,假设没有天主创造世界做为第一条件,所谓的世界与人类就不可能存在,也就没有其后面所设想的任何人权,其它一切也都不可能存在了,那还谈什么人权、自由、民主,这不都是为了否定世界得以存在的第一条件基础吗?是要否定世界得以产生出来的第一存在者天主,否定其真理道德体系。

  建立在分裂出去的新教各派混乱思维之上的普世价值,是一个骗人的世俗化普世价值,不要盲目轻信,不要吹棒,要思考其中的道理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

  有限人权、有限自由、有限民主,才是唯一合理的政治模式,无限的自由是罪恶,就象撒旦借用自由反对并攻击天主一样,应该用道德给这些政治观念设立一个理论上限,不然就变成无法无天的罪恶观念。

  西方社会拿人权、自由、民主去瓦解宗教道德观念,背后原因是出于情欲败坏的自然演化,他们离索多玛那种极端罪恶的社会形态已经不远了。

  现今的西方社会白人生育率已经明显低于最低要求的自平衡水平,如果再把坚守基督信仰的人群分开出去另外统计,那剩下的自由民主派社会群体的生育率更是低得无法直视,他们就象病态的罗马社会后期一样,性伦理文化极端败坏,同性恋泛滥,不喜欢生育子女后代,还反而公开利用社会政治推动堕胎合法化,把大量孕育于男女纵欲行为却不愿意生养的腹中胎儿直接用堕胎方法处死,以便继续享受那种世俗文化上所提倡的欢乐生活。这真是一个走向末日化的发达社会经济形态,也象罗马后期一样,虽然科学技术比外族明显先进,但道德伦理已经崩坏,那败坏的精神毒素深入骨髓之中。

  所以,圣经的默示录经常有这样的谴责:伟大的繁荣世界,被毁灭了。圣经提醒我们:只顾追求富裕发达是无益的,道德伦理的价值远远高于这些无益的世俗生活目的。

新约·若望默示录
18:19 他们在自己的头上撒灰,流泪哀伤,喊说:「可怜,可怜!这座伟大的城!凡在海中有船的人,都因她的富饶而发了大财。她怎么在一时之内就荡然无存了。」
18:20 上天、圣徒、宗徒和先知们,你们因她的毁灭而欢腾罢!因为天主在她身上给你们伸了冤。

2017.2.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3 13: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npeter 于 2017-2-23 16:21 编辑


    天主教与新教及世俗文化之间的观念纠纷
      ——教友panpeter

  第一个观念分歧:关于“宗教改革”是好还是坏?

  先说唯物无神论文化,在马克思之前就广泛存在于天主教和新教分裂以后的整个西方社会当中,但是,直到马克思和恩格期开创的共产主义宣言以后才正式的存在于全世界社会政治层面上,这事标志着无神论文化上的一个发展高峰。而唯物无神论文化之所以能够发展并壮大,并在世界上形成一种可以抗衡有神论文化的主流思想,还要归功于之前的教会大分裂事件,即所谓“宗教改革”的发生。当时,宗教改革的历史发展过程,在事实上只能算是一次教会内部的思想分裂与组织分裂,并不是一个正面的历史事件。

  在天主教与新教大分裂的同时,还伴随着社会政治的矛盾冲突,由此西方社会的天主教一体化政治生态不断分化和解体,之后,是民族主义国家广泛兴起,在地位上更具有独立性的国家实体与民族社会全面形成。西方的历史文化主流观念对于民族主义政治的兴起,认为是一件好事,(他们故意无视民族主义孕育两次世界大战恶果),所以才要强调当时的教会大分裂是一个正面的“宗教改革”。另外一点,西方文化的主流观念在此后已经演变成一种反宗教的文化潮流,主流的历史文化观念自然会很乐意的把这次教会大分裂事件定性为正面的“宗教改革”。

  其实这是西方世俗文化与新教文化针对天主教的一个合谋性诬陷,一个宗教组织团体的历史大分裂事件,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一个正面事件,因此,这种单方面的历史观念定性,只会导致将来的争议不断,希望以后的历史文化能还给天主教一个公道的说法。“宗教改革”到底是好?还是坏?算是天主教与新教在历史观念上的重要分歧。

  以下再谈世俗文化对宗教道德的第二个重要观念分歧:即宗教道德对社会更有益?还是世俗文化对社会更有益?

  就从文艺复兴说起吧,文艺复兴并不只是哲学与科学文化的复兴,其中还有更重要的另一面:是希腊世俗文化在西方社会中的全面复兴。而后来的启蒙运动算得上是文化世俗化运动的高峰,加上后来的无神论共产主义政治的兴起,标志着西方社会的全面世俗化与严重左倾,也标志着世俗文化成为西方社会的文化主流,宗教有神论文化降低为一种次要的文化地位。

  所谓的思想启蒙,主要目的是为了唤醒个人意志上的个体权利思维,以自由主义和人权主义去攻击宗教神权与道德伦理,借口宗教中的各种负面错误事件去攻击宗教神权思维与道德思维。可是在事实上,宗教神权思想与道德伦理却是一直反对各种错误的罪恶行为,因此说宗教思维有害于个人权利的逻辑根本无法成立。但是世俗文化在攻击宗教道德的时候,根本不理会这些关键的逻辑道理,只顾利用那些相反于宗教道德原则的负面事例去攻击宗教,根本不想去讲任何逻辑与事实。

  借用一个比喻去说明其中错误:现实社会中的文化教育,其存在目标与原则是为了培养人的知识与公德,但是当有人想要去攻击文化教育时,就会利用那些在文化教育中没学好反而学坏的负面事例做为所谓逻辑证据,用一些少数人在文化教育过程中学傻学坏的负面事例,去否定整个文化教育的正面价值,将文化教育当成一种无益的负面事物,要求人们反对文化教育。这就是一种无效的逻辑论证思路。

  对于天主教道德体系的否认,人们也是采用这样一种无效逻辑思路:把天主教内部那些违反教义教导的罪恶事例,当成证明天主教对于社会无益而且有害的证据,借此去教唆人们联合起来反对天主教,反对各种正面的道德原则。事实上,这只是一种明显违反逻辑的无效论证。

  因为,当教会内部有人犯罪变坏时,并不等于是证明宗教教义本身的错误或负面性,而仅仅只能证明违反道德约束的个人意志与肉体私欲是有害的,只能证明世俗文化所提倡的自由至上与人权至上是错误的。在逻辑上这一切仅仅证明了一个事实:当个人意志缺乏宗教道德的引导约束时,更容易发生罪恶,因此证明了世俗文化中有太多的负面属性,同时反证了宗教道德的正面属性。这才是正确有效的逻辑论证。

  在当前,世俗文化对宗教道德一直是采用一种非理性的歧视,世俗文化根本不顾自身所具的逻辑错误,还是继续利用那些不听从道德教导的逆性罪恶行为去攻击宗教道德本身,岂不知这一切正好证明了道德教导的重要性,同时也证明了世俗文化对人心欲望的恶意诱导作用。

2017.2.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9 16: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npeter 于 2017-5-6 13:00 编辑

梵二改革陷阱:重视世俗,轻视天主!原创 2017-05-06 panpeter 圣教会传统


外邦人的罪恶是天主的惩罚 
1:18 原来天主的忿怒,从天上发显在人们的各种不敬与不义上,是他们以不义抑制了真理,

  略读梵二文献内容,发现有太多的世俗化思想观念,怪不得梵二改革之后教会文化就迅速走向世俗化。在理性结构上并不清晰有序,灵性上的精神气质也较少,这是梵二文献内容的普遍特征,缺乏圣经的那种属灵特质。我现在不是想谈其中的具体世俗化观念是哪些,有兴趣的人可以亲自去阅读体验。
  我要谈的是自己对梵二后天主教世俗化根源的思考追索,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祸因就在于教会内部思想的普遍世俗化,是因为教会内部上层领导精英们的思想早就倾向于世俗化,才造成了梵二改革后总体倾向于世俗化的方向性错误。
  这就是天主教在现代中最大的文化危机,太多人掉进了世俗化的思想陷阱中,导致了基本信心上的动摇瓦解,导致思想观念上的世俗化,最后是教会文化的混乱与污染。所谓的梵二精神,正是来自于梵二总体内容上的各种世俗化观念导向。梵二精神,决不是误读出来的,而是正常解读梵二内容后的一种共性归纳。

  教会改革的目标不应该是指向启示真理文化本身,不应该是把教会文化的真理启示特性改得更属人或更属世,而是要改得更趋近于真理,更有道德特质与神启特质。因为没人能去改革天主的真理启示,人类只能去改革自身发展局限上的不足,应该被改革的仅仅是人类自身。
  改革应当是思考如何引导人类去善于认识并服从真理,让人类意志如何去适应于天主的启示文化。而不应该反过来抬高人类的地位,不是要去高扬世俗意志,或是引导教会文化去服从于世俗中的时代欲望,这就是一种大错特错的逆天改革。逆天主的圣化方向而行,梵二改革走向了世俗化的倒退。梵二的改革方向出现了一种误差,应该重新回归到正统启示文化的道路上,这是我的综合总结。

  我对大公合一运动也早就厌烦了,全是骗人的说辞,只准各宗教之间一起做合一的交流与祈祷,却反对推进实质意义上的合一行动,反对天主教对其它宗教团体的正当教化,这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用来维护宗教分裂异化状态、并试图使分裂异化变成合法化的错误运动。可惜天主教内部极其糊涂,竟然由教宗带领教会一起去积极参与这种合一主义运动,真是令人失望。
  后来,我才认识到这是一种在梵二之前被天主教长期大力反对的“邪恶合一观念”,这种所谓的合一主义,是指不同宗教之间的表面妥协与平等化,跟天主教所渴求的结束信仰分裂、促进教会身体合一的真合一教义,在根本上就是不同,完全是两回事,是彻头彻尾的伪劣合一主义。
  如果有人说:只准一起对基督或对天主祈祷,却不准任何人领洗入教得救,你们会同意吗?同理来说:只准在一起交流祈祷,不准在行为上一起实现教会信理及组织团体上的真正合一,不准结束分裂异端状态,那么,你们难道也能同意吗?这肯定是一种极其反动的邪恶思想。

  但是,我反过来一想,觉得这应该算是天主的暗中允许和安排吧,我们天主教目前对于分裂团体誓反教的过度迁就,只会让誓反教更加难以自我反省,更加失去天主的正确引导之恩,只会让他们在错误的方向上越滑越远。如果说,就连我们天主教都不再坚持正确的合一方向了,那这世上还有谁可能去引导誓反教发现错误而再次回归正统道路呢?以后,那些已经分裂成上万个派别的誓反教异端团体,未来之路只能是越走越远了。
  在信仰本质上,当天主不再愿意去引导一个迷途者回归正路时,那就等于是明显的一种抛弃。所以说,当今这种错误的大公合一运动,肯定是有害无益的,这种宗教之间的表面妥协,只会导向虚伪无益的世俗化联合表演。在我看来,这正是天主的一种义怒,是天主对誓反教分裂群体与其它异端宗教团体的一种惩罚,一种抛弃。
  按照启示,天主教是唯一真宗教,得救在于离开异端道路,在于归入天主教之内,这就是合一的唯一道路,是合一到基督的生命之内,绝对不是目前那种错误的合一主义表演。固执的留在天主教这个圣而公教会的正统信仰团体之外,就永远没有真正合一的可能性,也没有得救的道路。

  如果是天主要放任这个邪恶时代去轻视并远离他的神圣教会,那么,背后的用意就是天主要放任这时代留在他们自身的罪恶中死去,就是天主暗中安排圣教会所带给这时代的救恩之路更加困难、更加隐蔽。象圣经所说的:你们听是听,却听不明白,看是看,却看不懂。
  这个时代对天主真理的厌恶与攻击,原是出于天主对世界的反向惩罚,同样,恶人对义人的罪恶行为在本质上也是一种反向惩罚,并非是去惩罚那些因悔改而得救的义人,而恰好是去惩罚那些不配得救的人,使他们陷于罪恶的反向束缚中。所以,当教会福音发展越困难的时候,正是天主实施惩罚越多的时候,这原本是天主的超性逻辑。

28:26 他说:『你去对这民族说:你们听是听,但不了解;看是看,却不明白,
28:27 因为这民族的心迟钝,耳朵难以听见;他们闭了自己的眼睛,免得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了解而悔改,而要我医好他们。』
8:22 耶稣对他说:「你跟随我罢!任凭死人去埋葬他们的死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18: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完全反对梵二,我主要反对的是梵二中的世俗化内容。而庇护十世修会也是这样反对梵二,他们并不是说梵二全是错的,而是不能接受那些属于世俗化的改革内容。

  如果改革内容有一些错误方向,我就反对这些错误方向,其它的仍然赞同。

  圣经说:坏树不结好果子。我借用这种归纳法反证了梵二在世俗化方向上的错误后果:圣召在梵二后明显减少,这是证据。教会因为梵二的世俗化方向这部分错误改革的引导,所以改变了天主教的形象和活力,使大家觉得天主教已经没有梵二之前原有传统中的更多神圣感,这就是圣召失去吸引力的重要原因。

  (引用教宗原话):
  关於司铎圣召的危机,教宗表明,「这是一个巨大且严重的问题」。在没有司铎的地方,就没有感恩祭;「一个缺少感恩祭的教会,就没有力量:教会举行感恩祭,感恩祭则使教会存在」。教宗指出,司铎圣召的匮乏,源自祈祷的不足。低出生率也是一个问题。此外,青年工作至关紧要,但我们不必诱导他们成为司铎。事实上,筛选圣召也极其重要,因为如果没有真正的圣召,受苦的将是天主子民。

  简评:
  方济各教宗把当今的圣召问题归于出生率上的变化,是不对路的。

  如果信徒总人数总是和圣召总人数的比例保持同步变化,那样才可以归之于出生率问题。相反的,如果信徒人数增加了,但圣召却单方面明显的反向减少,那就不是出生率的影响问题了。

  简单说,这主要是因为天主教文化上的一些错误变化所导致的一定负面后果。这样就反证了世俗化方向上的那部分梵二改革是不好的,导致了:坏树不结好果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0 23: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新教在反对律法主义上的分析和更正
      ——panpeter

  新教的律法无用论,其理论来源于保禄在罗马人书等等相关内容上的理解,有一些人在理解上显得不够严肃完整,断章取义或片面理解,以至于过度并且胡来,想要借此放纵行为上的犯罪,这样想就是严重过度了。

  显然,保禄警告一切随从肉性欲望去犯罪的不虔行为,都是导向死亡。保禄对于依靠律法不能得救的解释,主要是为了说明信德才是得救的关键条件,这就是因信成义(或称义)。为了叫基督徒去从信德上寻求救恩,而不是从法律上寻求救恩,因为按法律来说每个人都有过犯,在灵魂上都犯了死罪,所以只能靠信德重新得救。

  但是,保禄决不是说因此就可以放纵行为的犯罪,而是要听从新约后的“那传给你们的教理规范”。显然,天主教的法典已经不是相同于旧约体系中梅瑟法律一样的作用,而是为了使人明白“新约的教理规范”到底是什么,主要是为了防止犯罪。并不是说为了让基督徒去借着这些“教理规范”就能单独成义,而仍然是要借着信德成义。所以,信徒犯罪后仍然有告解圣事的赦罪以帮助人们继续更新信心,并坚固信德。显然,这根本不是借律法得救成义的一种主张或主义,所以,决不能说“新约后天主教的教理规范”是一种律法主义。

新约-罗马人书

应当戒避罪恶而坚持正义:
6:15 那么,我们因为不在法律权下,而在恩宠权下,就可以犯罪吗﹖绝对不可!
6:16 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将自己献给谁当奴隶,而服从他,就成了你们所服从者的奴隶,或作罪恶的奴隶,以致死亡;或作顺命的奴隶,以得正义吗﹖
6:17 感谢天主,虽然你们曾作过罪恶的奴隶,现今你们却从心里听从那传给你们的教理规范,
法律与罪过的关系:
7:12 所以法律本是圣的,诫命也是圣的,是正义和美善的。
7:13 那么,是善事使我死了吗﹖绝对不是!而是罪恶。
犯罪的真根苗是私欲:
7:23 可是,我发觉在我的肢体内,另有一条法律,与我理智所赞同的法律交战,并把我掳去,叫我隶属于那在我肢体内的罪恶的法律。
7:24 我这个人真不幸呀!谁能救我脱离这该死的肉身呢﹖
7:25 感谢天主,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这样看来,我这人是以理智去服从天主的法律,而以肉性去服从罪恶的法律。
基督徒在圣神内得胜罪恶和肉性: 
8:1 今后为那些在基督耶稣内的人,已无罪可定,
8:2 因为在基督耶稣内赐与生命之神的法律,已使我获得自由,脱离了罪恶与死亡的法律。
8:3 法律因了肉性的软弱所不能行的,天主却行了:他派遣了自己的儿子,带着罪恶肉身的形状,当作赎罪祭,在这肉身上定了罪恶的罪案,
8:4 为使法律所要求的正义,成全在我们今后不随从肉性,而随从圣神生活的人身上。
天主义子的福分: 
8:12 弟兄们!这样看来,我们并不欠肉性的债,以致该随从肉性生活。
8:13 如果你们随从肉性生活,必要死亡;然而,如果你们依赖圣神,去致死肉性的妄动,必能生活。
8:14 因为凡受天主圣神引导的,都是天主的子女。

2017.3.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00: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警惕世俗文化与誓反教异端,不迷信其表面活力
      ——panpeter

  神恩复兴运动和门徒班,都带有明显的异端特性,其主要是使用一种违反天主教正统神学规范的捷径思维方法去试图传教与扩张,这肯定是不对路的。凡是异端,最后必被天主所抛弃。
  为使大家警惕,我按自己所知的去做一些简单又重点的特性分析。

  要论到世俗文化以及各种异端宗教上的现实表现状态,确实是有着一种比较明显的表面活力,其实呢,那只是一种混乱意义上的“异常态”活力,是一种并不正常的表现状态。甚至可以说,这只是一种有害无益的伪活力。就象吸毒放荡也能带给沉迷其中的人性软弱者一种表面上明显的伪活力一般,那全是一种极不可取的有毒活力,是使生命导向逐步死亡的一种“异常态”伪活力。
  所有一切在誓反教团体状态中所惯常具有的、并明显有别于天主教正统教会生活特征的所谓“新教活力”,都是很典型的一些处于迷茫混乱中的“伪宗教活力”,都是因为违背了正统启示教义所要求的基本正常秩序之后,才会被一种异常无序的兴奋机制所激发出来的“异常态”活力。
  所以,那并不是由基督神圣生命中的完整秩序所激发出来的正面活力,而恰恰是被撒旦权下的异端无序力量所俘虏之后,一种犹如吸毒原理一般只会自害于已的“异常态”活力。

  真正能救人的“正常态”生命活力,只会出于天主的真理教导秩序之中,绝对不会出于那撒旦权下被散布于世俗文化表面知慧中的各种思想捷径与花样。所以,大家要远离世俗知识中那些花样百出的表面智慧及其异端教导,那并不是出于天主真理的正统启示教义与正常得救之路,而只是一种混乱无序的“异常态”异端知识模式。
  出于天主真理启示中的宗教秩序与得救之路,必须要在真诚的磨练经历中去获得,必须背负起自身的十字架,并按照天主的严格要求去炼净每一个悔改者自身的错误与罪污,然后,才能借着基督的神圣力量去活出一种重生意义上的真生命与真活力,才能逐渐去理解并体会到天主的真理体系是属于一种严密无缝的正常秩序。
  那决不是说,只要去模仿学习各种世俗文化中的迷信思维及其异端知识后,就能通过一种简单的投机取巧方法所换取得来的东西。

  还有一点,我可以明确的说:在现实世俗文化中被鼓吹的自由、民主、人权之类的综合思想政治主义,也是世俗文化中的三种迷信及异端思想模式,也是在现实社会日常生活中一直被用来攻击瓦解天主教正统教义的常见异端思想。
  所谓的“自由权与人权”,只有在天主的真理之内才可能正当存在,在天主之外决没有正当的自由和人权,宗徒保禄在圣经中教导说:那在基督内得到纯净重生的真生命,就有真自由。
  因为那种符合道德状态的处于基督之内的“真理态自由”,时时刻刻都会被天主的真理秩序去规范着并引导着,是绝对不会再去犯罪作恶而是被天主所喜悦的“有效自由”,所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在神圣生命中的真自由”。
  而那在世俗政治思想中被大力鼓吹的自由权利、及民主、人权思维,都是明显违反道德规范状态的“罪恶态自由”,因其强行滥用权利的反道德地位而变成了最终要被天主追责审判的“无效自由”,所以是一种导向罪恶冲突的“活在死亡权下的伪自由”。

  那来自于基督内的真正生命活力,只有在肉身或精神的磨练经历中才可能正常成长出来。真正的圣徒,其灵魂是生活于一种完整有序的教义知识体系之中,是有效排除了世俗文化污染之后的一种光明与正面意义上的成熟灵性状态,只有他们才具有基督生命中的真活力,在那样一种神圣洁净的得救生活状态中,才会具有永恒正面的真自由、与一切有益于生命的真权利。
  所以,要切记了!要远离那出于异端生活状态中的各种表面活力,要防范在异端状态中所具有的各种表面活力,同时不要迷信各种世俗文化中的自由人权思想,那都是能害人灵魂的东西,决无益处。

2017.3.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 08: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马克思主义折回经院哲学,只会让一个教师折回教室,椅子沉默使人膝盖弯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 14: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一开始,楼主就表现出他是一个,只有我对,别人都错了的宗教沙文主义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13: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宗教裁判所的历史性抹黑,是一种公共谣言。
  这种公共谣言并不符合最基本的事实证据,在其传播扩展过程中也不依靠任何事实证据,仅仅依靠在其背后起到主要推动作用的政治意图和文化意图。
  这种公共谣言在世界范围中的广泛存在和长期存在,从反面上证明了誓反教所建立的新教文化是一种伪劣化的败坏文明,也是一种异端文化。
  之所以要说这是一种相对天主教正统教义的异端文化,主要是新教有意吸收了大量由撒旦播种于世俗文化中的邪恶因素,比如新教文化对自由主义、现代主义的主动收吸融合,造成了西方道德伦理文化的极大混乱与明显败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0 09: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panpeter 发表于 2017-4-19 13:02
  对宗教裁判所的历史性抹黑,是一种公共谣言。
  这种公共谣言并不符合最基本的事实证据,在其传播扩 ...

清者自清,宗教裁判所现在还有,名字是信理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6 20: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7-4-2 14:25
从一开始,楼主就表现出他是一个,只有我对,别人都错了的宗教沙文主义者! ...

3:17 你说:我是富有的,我发了财,什麽也不缺少;殊不知你是不幸的,可怜的,贫穷的,瞎眼的,赤身裸体的。
3:18 我给你出个主意:你要向我买用火炼好的黄金,为使你富有,也买件白衣穿上,为不显露你裸体的羞耻,又买点眼药,抹在你的眼上,为使你能看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8 11: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对新教的了解并不深 就发这种引战贴 真心没必要 还把整个天主教被代表了 而且论据中掺了很多私货  希望分辨能力不好的新教友不要被误导才好

那么也整点确切的反驳点 (不想抄一堆理论反驳 最近遇到辩论就犯懒)
1.新教的思想并不像天主教那么在教廷下统一的 你遇到100位不同教派的新教朋友 可能有100种思想

2.梵二改革陷阱:重视世俗,轻视天主!
    怎么说梵二也是所有枢机主教共同参与通过的 说好的一元体系呢? 难道这个一元是以楼主的思想为标准么?

3.借刘幼民兄的一句话  宗教沙文主义 要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8 20: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nike 发表于 2017-4-20 09:17
清者自清,宗教裁判所现在还有,名字是信理部

希腊好战、罗马好战、教皇发动了八次十字军东征,文艺复兴以来,西方依然好战,西方一贯推崇力量和实力,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8 22: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失色的彩虹 发表于 2017-5-8 11:06
楼主对新教的了解并不深 就发这种引战贴 真心没必要 还把整个天主教被代表了 而且论据中掺了很多私货  希望 ...

无神者的呓语。什么是 宗教沙文主义,你信的是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9 08: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7-5-8 20:13
希腊好战、罗马好战、教皇发动了八次十字军东征,文艺复兴以来,西方依然好战,西方一贯推崇力量和实力, ...

西方好战,希腊好战!
这就是天主教文化!不知道楼主是信文化,还是有信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9 19: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nike 发表于 2017-5-9 08:48
西方好战,希腊好战!
这就是天主教文化!不知道楼主是信文化,还是有信仰?
...

一神论从来崇尚武力,喜欢自以为是,在这一点上西方人与伊斯兰没有本质区别。它们为了争夺世界,从中世纪打到现在,还要继续死磕下去。都说自己是普世宇宙真理。马克思主义在这一方面也有基督教的余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0 13: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7-5-9 19:57
一神论从来崇尚武力,喜欢自以为是,在这一点上西方人与伊斯兰没有本质区别。它们为了争夺世界,从中世纪 ...

印第安人爱好和平,秦桧,汪精卫先生们不崇尚武力,不喜欢自以为是。都很有释迦摩尼的余韵。东郭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0 13: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nike 发表于 2017-5-9 08:48
西方好战,希腊好战!
这就是天主教文化!不知道楼主是信文化,还是有信仰?
...

琉璃王灭释迦族
        往昔,大慈大悲的导师释迦牟尼佛在世时,舍卫城的琉璃王因受一个名叫害母的恶臣挑唆,发动大批军队进攻迦毗罗城。为了阻止琉璃王,佛陀来到迦毗罗城外的路边,坐在一棵大树下劝阻国王,前三次国王都率军返回了。当琉璃王第四次发动进攻时,佛陀知道释迦族人的业力成熟了,就没有再去劝阻。
  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对佛陀说:“琉璃王前来讨伐释迦族人,我想把他的四部军队抛到他方。”他又想将琉璃王的军队拔出虚空,或者移到海中,或者移到铁围山中间,或将释迦族人移到他方国土,或以铁笼子覆盖全城。佛陀说:“你虽然具有这样的神通,但众生有七事不可避免,即:生、老、病、死、罪、福、因缘,想避也避免不了,你又如何能覆盖住他们往昔的业呢?”然而,目犍连拼命想将释迦族人置于安全之地,便将相识的四五千人摄入钵中,一直举到空中星宿之际。
  琉璃王的军队攻入迦毗罗城后,进行了残酷的大屠杀,总共杀害了七万七千名释迦族人,国王还下令将孤儿寡母全部活埋在坑里。佛陀不仅未能制止大屠杀,而且为了示现感受业果而头痛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0 18: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7-5-10 13:45
印第安人爱好和平,秦桧,汪精卫先生们不崇尚武力,不喜欢自以为是。都很有释迦摩尼的余韵。东郭先生 ...

非常可笑的宗教极端分子。如果要替杀人犯、穷兵黩武者辩白,为什么不为替希律王,不替彼拉多,尼禄王辩白呢?反过来说耶稣也不崇尚武力。他是犹太教徒。耶稣时代的犹太教的信仰是一神的,却承认善良行为的神性价值。这就使其有了接纳尊重其他信仰的基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0-5-30 04: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