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86|回复: 2

基督徒如何看待基督教和天主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6 14: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转:

有一个刚刚通过家庭教会信主的姐妹突然在网上问我,一位天主教友对她宣扬向神父告解(忏悔)、通过完成教会规定的善功来过信仰生活,并要带她去天主教堂。这与她以往的领受有很大不同,所以就产生了迷惑。虽然我把自己所知的一切都告知了她,且尽量没有任何主观偏待,但客观上两大教派的分歧仍然不可回避地存在着。我们基督徒该何去何从?愿主赐我智慧,能够在自己所知范围内作一些深入的思考和交流,为基督的缘故,愿我们都能在他里面彼此合一和睦吧!
从下面这张图上就能看出,自从以弗所会议开始,在地上有形的教会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分裂。每一次确定信条:使徒信经(宗徒信经)、尼西亚信经、迦克敦信经、亚大那修信经,以及后来新教各派的“威敏斯特信条”,甚至都难以避免地出现流血事件。天主教、新教各派、东正教、旧东部派、亚述教会都在宣称自己是“正统代表基督在世的教会”,有许多普通信徒甚至就此一叶障目,遇到与自己派别或者所领受神学观点不合的,一律视为“异端”或“假基督”。当然,这个问题由于天主教独一教会特点及其对信徒的约束故此不太严重,而没有统一教会的我们新教各派则更显得有些“无法无天”,动辄指责对方是被撒旦的灵捆绑,因此争斗便无休无止。
实际上,却没有睁开我们的灵眼认真去凭着耶稣的教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7:16、20)——至少我没有信心说,培养出方济各(弗朗西斯)、特莉莎修女等圣徒的教会是属魔鬼的。哪怕你说“天主教会中有好基督徒,不代表天主教会是属神的”,可是他们这些圣徒的确是在接受了天主教会的教理之下成长起来的。当我看到前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能够在极度嘈杂的环境中安静默祷30分钟以上不受干扰,起码我自忖属灵生命还远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反过来说,若要论地上教会的种种败坏行为,可以说包括基督新教在内没有一个教派能拍着胸脯讲“我是完全圣洁的”,除非是刚刚成立,那还来不及彰显出果子来。为什么会这样呢?圣经已经告诉我们: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如经上所记,你责备人的时候,显为公义。被人议论的时候,可以得胜(罗马书3:4)——除了神,在地上本没有一个完全人。而这也恰恰给了主耶稣基督救赎我们的机会!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对于“耶稣基督的救恩”这一基本信仰的认识。尽管天主教会宣称自己是从使徒彼得(圣伯多禄)传下来的教会,但同样也有宣称从使徒安德烈(安德肋)传下来的东正教会君士坦丁大牧首,以及从初代教父圣奥古斯丁(圣奥斯定)传下来的英国圣公会的坎特伯雷大主教,还有包括其他宣称有圣徒传承体系的教会,哪怕是没有这种明确体系的新教会却也宣称自己是与当年保罗(保禄)所建立在外邦的教会有系源,要以这个作为“谁是正统”的判断那就会变成永无止尽的争论。最终,还是不得不回到我们所信的这位救主:既然自己没有绝对的公义,必然需要主的救赎才能洁净并成为义。但是,天主教会和我们新教会却在这个根本问题上有了分歧。我们新教和合本圣经上的翻译是:“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罗马书3:28)。”而天主教的思高版圣经则翻译成“我们认为人的成义,是借信德,而不在于遵行法律(罗马人书3:28)。”
从表面上来看,两段经文似乎是一个意思:我们要靠对于耶稣基督救恩的信,而不是靠自己去遵守神的律。但事实上,这背后却突显了两大教派在如何领受救恩并走向圣洁生活的认识上有不同的看法:新教主流的观点认为,当你真正信靠耶稣基督并且发自内心地接受了耶稣基督以后,就拥有了得救进天国的应许,并且这是在创世之前就已经选定而不可改变的(当然新教教派众多,有些教派对此略有不同认识),这就是“称义”。至于之后你的信仰生活,是在这恩典的带领下所有,决定着你在天国里得多少赏赐,已经与进天堂的资格无关了;而天主教会认为,当你接受了信仰以后,只是拥有了一个“得救的机会”,最终能不能进天国并你能得多少天国里的赏赐,要看你在世所行的,具体也就是按照教会的要求进行各种“圣事”、“善功”。如果依然不能赎清在世所犯下的罪,就需要在死后下到一个叫“炼狱”的地方承受刑罚、进一步得到净化才能升天(不过在世的人可以通过祈祷等方式祈求主减免。所以,天主教会是有为死者祈祷传统的),这就是“成义”——由此,我常常把新教对于得救的立场称为“预先评估”,而天主教的立场称为“结果评估”。
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基督新教更强调的是“信心”的地位、突出耶稣基督救恩力量的完全,而天主教会更强调的是在信心基础上的“行为”、强调信仰并不光是理论层面的纸上谈兵。所以,在天主教思高版的圣经里都会译成“信德”,以示信心和行为不可分割。其实这个分歧的形成,在历史上是有渊源的:今天没有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不管哪个教派)会否认对耶稣基督救恩的信靠是我们信仰的基石,这一点至少在教理中也从来没有被推翻过。但是,由于中世纪平信徒无法看到圣经,而当时教会中的腐败现象滋生,导致许多神职人员在灵修上懈怠,对真理的认识出现了偏差。教会的领导权,屡次被博吉亚家族、美第奇家族等权贵通过贿赂、迫害异己等各种不法手段夺得,直接导致信仰流于表面,甚至只剩下一堆仪文、仪式,据说当时有神职人员连圣经十诫都无法背诵。这就带来很严重的一个大麻烦:圣经教导我们守主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罗马书14:5)——不管你以什么方式过信仰生活,目标是指向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并他在十字架上舍命赐下的救恩。如果把这个核心给模糊了,就直接导致别人以为靠着那些虔诚的行为便能换取恩典。而耶稣说过: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马太福音12:30;路加福音11:23)——离开了耶稣,那就是走向他的反面了。
站在这个角度,我个人认为马丁路德以“九十五条教纲”开始了新教的改革是有神的计划的,事实上早在他之前这股暗流已经涌动了上百年。而马丁路德强调“信心”的地位,直接是促使教会回归到坚固在“耶稣基督并他的恩典”这块磐石之上。而不可否认的是,这并不是单单让我们今天的新教会得益处,也触动天主教进行反思与改革:从1545年~1563年天主教会为了应对新教改革而召开的“天特会议”(Council of Trent又译“脱利腾会议”)开始,梵蒂冈教廷也一次次主持了大公会议对天主教会进行改革,这样才慢慢变成今天的样子。感谢主的是,今天我们新教和天主教都坚定了“信耶稣基督恩典”作为不可改变的信仰基础,同时又强调行为是信心之上必然要有的,这才最终使得1999年天主教会与马丁路德当年创立的新教路德宗联合发出了《有关因信称义(因信成义)教义的联合声明(Joint Declaration on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确认了这一共识,也终于彼此认定:我们都是信仰十字架上耶稣基督的儿女!
弟兄姐妹,我们要看到,这样的过程当中显然是有主的灵在动工的。尽管今天新教会尤其是加尔文的归正宗教会(长老会)总是宣称“我们是在回归初代教会的样式,天主教是在历史上歪曲的样式”,但是无论从神在历史上的带领还是天主教会在今天所结出的果子来看,至少我本人都不能把这样一个拥有10多亿信徒的教会排除出主的家园以外!并且每一次天主教会自身的改革,也都是付出巨大代价的。自与新教分道扬镳以后,天主教会在梵蒂冈的第一次大公会议又导致了“旧天主教会”分离出去、上世纪60年代召开的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又导致了坚持中世纪传统的“庇护十世修会”分裂出去,至今不愿意归回。然而,这一次次的打击,都没有动摇改革的步伐。若没有坚定的信心,如何能显出这样的行为?耶稣曾经说过:凡一国自相分争,就成为荒场,一城一家自相分争,必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分争,那家就站立不住。若撒但赶逐撒但,就是自相分争,他的国怎能站得住呢?(马太福音12:25~26;马可福音3:24~26;路加福音11:17~18)——我们能说“他们都是属魔鬼”的吗。而耶稣的话,恰恰提醒我们在主里合一的重要性!
那么谈到合一,我们又如何看待客观存在的不同呢?这也是开头提到的那位姐妹最最关心的事。不少基督新教的弟兄姐妹说“既然强调信心根基之上的行为,为什么天主教还要人为规定这么多的什么仪式、善工之类呢?”说实话,我个人倒是有些赞赏今天的天主教会对于信徒的带领方式。为什么这么说,且听慢慢道来:
耶稣曾经说过“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他的恩典就如同美味的佳肴一般可以饱足我们的灵魂。但是,这同样是需要我们去支取的。假设我们把这支取的过程比作把这道美味佳肴烧制出来的过程,通常可以有什么方法呢?高深的厨师,自然能够凭着经验和心里的意念直接做出来;一般的厨师可能就需要有前辈的带领、按照固定的规程来操作;初级的家庭主妇,就不得不拿起菜谱一一对照着看了……但不管以什么方式,最终的目标是为了得到这道美味,这是毫无疑问的。中世纪的教会,实际上是把这变成了“不照着菜谱、不照着规矩做出来就不是合格”的错谬,毕竟规矩本身不是我们的目的,就如圣经上说: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着义(罗马书10:4)——只要牢牢定睛在这个基督的恩典上,无论什么样的方法都是好的!
基于这一点,我仔细查阅了天主教的教理,大多数情况下都强调了各种圣事、善工的重要性,但也提出可能存在例外的情况。这恰恰是圣经上所说的: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 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别,神却是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 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处。(哥林多前书12:4~7)——神是多么爱我们,多么渴望以各样的方式叫我们看到他的爱、他的恩典以及在此之下的各种怜悯与眷顾。如果一个天主教友能够通过向神父告解(忏悔)而得到平安、能够通过念“玫瑰经”而感受到从主耶稣来的力量,那又有什么不可呢?我们不能简单地说“这些都是人的规矩,没有圣灵保守”吧?
反观我们基督新教,现在的情况是怎样呢?高举着圣经喊“因信直接与神相交、人人都能读懂圣经”而传福音,结果就是跟你说一大通道理,或者直接拉你去他所服侍的教会,更多的则是干脆扔一本圣经给你看。弟兄姐妹,我不反对圣灵的奇妙大能,可以让目不识丁的人立刻明白深奥的道理,但正是因此才需要尊重神的主权!如果这个人没有立时得到这样的恩赐,要让从来没有接触过福音的他立时看懂圣经,这是不容易的事。于是,不少新教的弟兄姐妹即使受洗以后都在纠结一个问题:我到底应该怎么信耶稣?尤其是在新教各派各自为政,甚至同一个教堂的不同牧师长老都会传讲不同神学观点的前提下,许多人真的就无所适从了!这时,面对他人的软弱,一些人却往往冒出“你没有真正活在基督里、你没有彻底放下自我悔改”之类的论断,导致教会里爱心的淡漠。正是这样的光景,不少新教的弟兄姐妹纷纷改投到天主教会之下,这是不得不引起我们反思的!
不可否认,有许多新教的弟兄姐妹没有通过任何固定形式直接感受到了圣灵的浇灌。但也有更多的弟兄姐妹渴望有一个明确、具体的带领。站在这个角度,我们不能一味地批判天主教的仪规是错误,相反是让人更好地亲近主、体会主的恩典。坦率地说,始终强调“信心”的新教会也从来没有真正摆脱过形式主义的纠缠,尽管没有天主教会那些仪规,可是不少教会却也定出许多自己的规矩:比如规定信徒每天要读多少时间圣经、每天要祷告多少时间、每月要给教会多少钱奉献、要参加教会多少的活动……以至于还定出一个圣经里并没有明文规定的“决志祷告”作为信主必须经历的仪式。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再去嘲笑和否定天主教会,那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圣经明明教导我们: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说明。 所以我们不可再彼此论断。宁可定意谁也不给弟兄放下绊脚跌人之物(罗马书14:12~13)。许多人却抛诸脑后了。
所以,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不妨放下一些固执己见,认认真真凭着耶稣基督救恩的带领,好好去省察己身,这样才能真正摆脱眼目的狭隘看到主的大能与奇妙!可以说,不管天主教还是新教,历史上教会所走过的弯路都是由于人类本身的狭隘所造成。今天有许多新教弟兄姐妹说“有圣经,我只信圣经是唯一标准”——虽然我们都强调圣经是神的话语,但必须承认圣经不是神本身。否则,今天也不会冒出这么多不同的神学思想。何况,法利赛人熟读圣经为什么会走向敌基督、为什么这么多的异端邪教也是拿着这本同样的圣经来作恶呢?在圣经里已经告诉我们: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精意或作圣灵)(哥林多后书3:6)——神的形象是奇妙的,是任何人类的文字言语都不能尽数的。由此,我们才真正要透过文字的限制,看到耶稣基督在我们各人身上不同方式的彰显。真正关注于这一点,只有靠着耶稣基督的圣灵带领,而不是我们自己去纠缠于圣经的字句。
事实上,那些认为神给自己的带领方式就是唯一正确的人才是灵里的小孩子,甚至于他都不能完全明白主要在自己身上所彰显的是什么。弟兄们,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然而在恶事上要作婴孩。在心志上总要作大人(哥林多前书14:20)。如果真的在灵里还不成熟,那么先好好去体会和感受主给你的带领,不要随便去拿自己还不懂的东西评判别人。就像使徒保罗所教导:你有信心,就当在神面前守着。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就有福了(罗马书14:22)——最好的方式就是“安守本分”,不要明明是“普通家庭主妇”却要强充“高深的厨师”。
当然,说这些话并不是一味地抬高天主教而贬低新教的意思。至少到目前为止神给我的托付还是在新教会接受他的带领,同样我也看到天主教会中并非纯洁无暇:无知的、爱挑剔的、凭血气行事的经常可以在天主教会的论坛中看到。只是我感谢主,让自己看到他的大爱,所以明白这一点以后并不觉得有改教会的必要,只希望能够为合一尽些绵薄之力。因为我们一样,都是信主耶稣基督为得永生的儿女,在信仰的道路上我们都在汲取生命的粮!愿他保守我们有合一的心,不管外在有多少不同,在他里面都成为一了!以马内利(厄玛奴耳),阿门(亚孟)!
发表于 2014-12-27 09: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27 17: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牛越来越像党员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0-5-30 02: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