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62|回复: 82

╋银色地平线:中国人的拜年,实属缺乏理智的迷信思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4 15: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本帖最后由 银色地平线 于 2016-2-4 17:18 编辑

作者:银色地平线

        在我这样的“反儒主义”天主教徒看来,中国社会的拜年问题,完全可以与中华清国时期与福音发生冲突的所谓“礼仪之争”问题混合看待!中华民族早在“三皇五帝”及其之前的时代,客观存在各种祭
神明之礼(诸如郊祭、烟祭、类祭),在当时倒是根本不看重孔丘那套以人际关系为根基的尊卑有等、亲疏有别的礼乐法度。

        然而!我要说【然而】!请听我说【然而】!中华文明自春秋至后汉时代罢拙百家独尊儒术后,就再没有规范和得以传承普及的祭祀神明之礼!更无形而上的哲学省思与信仰!!!后来皇家祭天早已是空有其形的朝仪内容,只是用来维系儒家思想那些贵贱有别的金字塔式等级社会,并不是与民众来平等分享的。因为中国人的伦理教父孔丘根本没有任何祭祀的诚意,正如他那句话「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论语雍也》),孔丘对于祭祀的理解完完全全只是他理想中周国奴隶社会的附着物,所以,中国人后来民间的“祭祖、拜年”等行为本来就是严重缺乏理智的迷信行径!断然不能与日本社会那些同样出自中华文明却井井有条的各种祭祀礼仪等同看待。反而!从今天中国人激烈反对日本人民参拜【靖国神社】的事实来看,中国人对于任何祭祀的解读皆都是整齐划一的政治裹挟,而毫无任何人文之意,中国社会主体上也从来没有基本的祭祀伦理,而尽是利益主导。

        因此,现在鼓励中国天主教徒拜年、及其它难以规范的类宗教行为,实在是值得商榷!

        关于传统问题,我们必须联想一下1791年以后在韩国同样发生的【礼仪之争】,以及韩国人如何看待【礼仪之争】,与其相关【废祀(对人的祭祀)焚祖】、【珍山事件】历历在目!今天,韩国天主教会不仅不认为那是西方基督信仰带来的威胁,反而是挽救自己摆脱儒家黑暗等级社会的契机!正是基督信仰消灭了意识形态的深重枷锁,才使韩国人获得自由。

        其结果如何?我们从今天韩国天主教会的发展来看,绝对可以视为韩国教会及社会“推陈出新”、福音化的铁证!韩国天主教会的发展在亚洲虽然起步比台湾都晚一个来世纪,但目前而言已经可以称道为亚洲第一!韩国国会议员60%(注意是国会,不是指普遍民众的12%)天主教徒的规模,台湾、香港都完全比不了,也断然是不敢比的!这事实告诉中国人,如果不从根本上消灭、粉碎、抛弃浸淫儒家的社会传统,断然是无法迎来福音复兴的,断然也是无法步舞真正中华道统那【通乎道,合乎德,退仁义,摈礼乐】(《庄子.天道》)的超越境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6-2-8 18: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手鲁 发表于 2016-2-8 07:56
朝鲜宇宙空间技术委员会发表以下原则立场:
第一,为按照知识经济时代的要求,发展民族的宇宙科技水平。
...

不要离题,中国人拜年的习俗就是自己拜鬼,却厚颜无耻的反对日本人在靖国神社传统且规范的祭祖仪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15: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传统上是一个内向的、非扩张性的民族,中国也没有挑战任何国家的主观故意。

但在全球化时代,一个国家的迅速发展,必然导致挤出效应和替代效应。比如,过去西方统治世界依靠的是对资本、工业产品、原材料定价权的垄断。中国崛起后,这三个垄断纷纷打破,这自然动摇了西方的统治基础。


站在西方立场来看,中国自然是威胁。


所以中美双方在这个级别的博弈不存在双赢。要么中国如同当年的苏联和日本败下阵来,要么美国是第二个英国,交出世界领导权。因此,在中国进入崛起最后一公里的十到二十年间,将面临美国的全面战略挑战。


不仅中国,人类历史也随之进入一个惊心动魄的、难以预测的大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17: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撒旦崇拜

本帖最后由 arahatta 于 2016-2-5 17:36 编辑

李野航

当时,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 ······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 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 耶稣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 神,单要事奉他。’”
  
   《马太福音》
  
   近来,在网上看到一些关于马克思曾经是撒旦教信徒的说法。对于马克思是否真的是撒旦教的信徒、并且撒旦教的思想是否和马克思主义有关联,我姑且作一个“现象学的悬置”。而所谓“撒旦信仰”的本质是什么,倒是不得不辨析辨析的。
  
   据说,在撒旦教的仪式上,祭祀的屁股上会被涂抹上大便。而欧洲有关撒旦的叙述总是和大便、屁股、肮脏这些个意象联系在一起的。马丁路德笔下的撒旦愤怒地向路德露出了它的屁股,这种种的细节揭示出了撒旦信仰的最核心的秘密———对撒旦的信仰与其说源自是一种人想反叛上帝、想充当上帝的骄傲情绪,不如说它其实是人类身上一种“肛门人格”的象征性体现。
  
   所谓“肛门人格”,就是精神分析学所谓“获得了自主性的肛门性退行”的人格特性。肛门人格源自人格发展的“肛门阶段”。儿童在排便训练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对排便的控制是一种足以引发关注的行为、从而认为粪便是一种具有“交换价值”的宝贝。留住粪便在儿童的心理层面,就转换成了留住关注的“同义语”。所以,我们可以观察到在儿童身上的大量的玩弄粪便以及粪便的替代物的行为。随着儿童的成长,粪便的心理意义被升华了。粪便被置换成了金钱。儿童玩弄粪便的欲望升华成了成人追逐金钱的欲望。这就是在人类的各种语言中,粪便常常和金钱相提并论的原因之所在。
  
   追求金钱的原始动机,在于引来关注、从而构建一个人的自我感与意义感,但这一心理过程总是和异化相伴随。有时候,当人拥有许多的金钱之后,金钱不再是一种为人使用、为人服务的工具,反而成了一种奴役人的力量。(在许多守财奴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一作用。)作为无生命的物质的金钱怎么会奴役有生命的人呢?其实不是物质在奴役人,而是异化了的人的某种无意识人格在奴役自己。这种人格就是“肛门人格”,它的集中表现就是吝啬、固执、算计、仇恨等等等等。它的发生机制就是:当人的心理发展出现了阻滞、并因此面临着自身难以解决的难题、而人又已然拥有财富的时候,被激活的心理发展的儿童时代的“肛门阶段”的心理结构会夺走人格发展的心理能量、而把成年人的整个人格至于它的统辖之下、从而得以用“肛门阶段”的方式应付外部世界。由于这是一个无意识的过程,人们是难以在意识的层面对此有所认识的。这种人格特性在资本家的身上可谓比比皆是。它的特点就是让一个人的所有的生命主题都沦为了积聚金钱的欲望的俘虏,人丧失了爱的能力、不再会欣赏美、不再有兴趣探索世界的神秘、担当应有的社会、家庭义务,整个人彻底沦为了一种机械、无趣、贫乏的经济动物。所以,“肛门人格”也可以被叫做“资本家人格”。
  
   在一个人的身上,我们会看到“肛门人格”的影子,在整个社会的层面,“肛门人格”也会形成一种统治性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资本主义
  
   在西方资本主义工商文明将要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出现了大量的歌颂、赞美撒旦的文学作品。米尔顿的《失乐园》可算是其中的翘楚。在这部作品中,撒旦并非指的是《圣经》意义上的“撒旦”,而是影射了新兴的资产阶级。而在歌德的另一部名著《浮士德》中,新兴的资产阶级的角色则被派给了那个与魔鬼签订协议的、永不知足地获取财富、改造世界的浮士德。
  
   从某种意义上讲,对撒旦的崇拜在现代性的叙事方式中,就是对资本主义的崇拜的象征性表达而已。但资本家是不会明目张胆地崇拜撒旦的,他们会采取一种更狡猾的方式———就是以崇拜上帝的名义崇拜撒旦。
  
   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一书中揭示:一个天主教徒少女和一个新教徒少女对待工作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天主教徒会认为上帝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人无须过于追求金钱与效率,而新教徒少女则有强烈的追求金钱和效率的意识。因为在新教徒少女看来,获得金钱是蒙上帝拣选的标志。
  
   在新教徒的意识里,金钱是上帝恩典的标志,这个意识推动着资本主义社会创富的原动力。不过,精神分析告诉我们,意识不是人的主人,无意识才是人的主人。
  
   意识层面的新教徒资本家们并不能认识到他们那无意识里的撒旦式的资本主义冲动,于是在他们身上就会出现这样的一种古怪的现象,他们对自己的个人道德要求很严,他们个人生活也很简朴、他们自以为很有效率地在为上帝的拣选积累财富,他们却无视社会的不公与无产者们被剥削、被压迫的悲惨处境,以至于将社会推向了严重阶级对立、暴力革命一触即发的危险边缘。
  
   生活于这个时代的卡尔马克思看到了新教徒资本家这种以崇拜上帝的名义崇拜撒旦的精神本质,愤然地站在受压迫者们的立场上,反对起新教徒资本家们的“上帝”来,就像小说《牛虻》中的亚瑟所说的那样:“我与你们的‘基督’势不两立’”!马克思在在的著作中,宣称他和那些新教徒们的只有一个区别,就是把他们虚伪的天堂拉到地上来、把一切颠倒的东西,再颠倒过来。他还自称是马丁路德那样的宗教改革者。或许,马克思真的宣称过自己信仰“撒旦”,但这一切都有一个话语背景,就是他必须和那些宣称信仰“上帝”而实际上信仰撒旦的新教徒资本家们唱反调!
  
   马克斯韦伯切入问题的方式和卡尔马克思截然相反,一个强调精神意识形态对社会的推动作用,一个则强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他们却鲜为人知地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有着一种对“资本主义人格”的直觉和警惕。由于个性的不同,他们对此开出了不同的药方,或许后者的药方被历史证明存在着巨大的副作用。比如,马克思认为私有制是资本主义人格(也就是撒旦人格)的大本营,只要有一场世界范围内的无产阶级革命并推翻私有制就行了。事实证明,那些号称是他的门徒的人推翻了个人的私有制却建立起了一个国家的私有制,撒旦人格除了换了一个被叫做“社会主义”面具以外,反而更强大、更加地体制化了,这不能说不是马克思学说的悲哀。对此,晚年的马克思是有所认识的,他开始在他的《资本论》里尝试“重建个人所有制”的可能性,这一思想被恩格斯继承,并成为了西方社会民主主义的滥觞。开药方的失误绝对抹杀不了对“疾病”的认识!马克思的错误并不意味着资本主义“肛门人格”的有理
  
   当前,某些中国新教徒开始热衷于炒作马克思的“撒旦教”背景。他们自有他们的用心。但如果我们细加辨别的话,会发现信仰撒旦的不是马克思,而恰恰是这些新教徒!
  
   在许多的新教徒的传教活动中,我们会常常听见这样的说法:“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明、发达是因为他们有基督教信仰,所以,中国的复兴必寄希望于建立基督教信仰”。我要说,说这话就已经证明这些新教徒其实是撒旦的信徒了。因为一个国家的兴旺与发达,不就是《圣经》中撒旦指给耶稣看的那“万国的荣华”吗?我不是说,一个国家的兴旺与发达就一定属于撒旦,而是说,耶稣所要带给人类的,既不是万国的荣华,也不是万国的衰败,而是超然于万国的荣华与衰败之上的上帝之道,并要“单要事奉他”。那些把西方的物质文明与制度文明与上帝之道绑在一起的人,就是在用属世的东西置换属灵的东西,这和旷野中撒旦对耶稣的诱惑如出一辙!而那些冲着西方的物质文明和制度文明而信基督的人真该反省一下,那么侍奉的到底是神,还是玛门?
  
   信仰上帝和信仰撒旦有一个最本质的、最显眼的区别———信仰上帝的人关心的是当他们在旷野中作为一个最为贫穷的人而面临绝望的处境的时候,是什么在为他们的生命提供终极的合法性。而信仰撒旦的人最关心的是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是否享有某种属世的身份与荣华。这绝对是一个检验信仰的试金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19: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前,美国休斯顿西区一名华裔男子在六号公路附近社区的自家住宅前,遭人抢劫。但他冷静应付,奋勇拔枪自卫还击,以一敌五,将其中一名抢匪击毙,并打伤其四名同伙,他勇敢的作风让美国持枪支持者直呼“真英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19: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道路决定命运,找到一条正确道路是多么不容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tangth 发表于 2016-2-5 14:33
您一个月工资多少?额也想去统战部门捞点,您能给推荐吗?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明、发达是因为他们有基督教信仰,所以,中国的复兴必寄希望于建立基督教信仰”。我要说,说这话就已经证明这些新教徒其实是撒旦的信徒了。因为一个国家的兴旺与发达,不就是《圣经》中撒旦指给耶稣看的那“万国的荣华”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2-5 19:14
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道路决定命运,找到一条正确道路是多么不容易 ...

老刘认为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人民辛辛苦苦找到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旷野呼声 发表于 2016-2-5 20:11
老刘认为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人民辛辛苦苦找到滴? ...

教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旷野呼声 发表于 2016-2-5 20:11
老刘认为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人民辛辛苦苦找到滴? ...

所谓“肛门人格”,就是精神分析学所谓“获得了自主性的肛门性退行”的人格特性。肛门人格源自人格发展的“肛门阶段”。儿童在排便训练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对排便的控制是一种足以引发关注的行为、从而认为粪便是一种具有“交换价值”的宝贝。留住粪便在儿童的心理层面,就转换成了留住关注的“同义语”。所以,我们可以观察到在儿童身上的大量的玩弄粪便以及粪便的替代物的行为。随着儿童的成长,粪便的心理意义被升华了。粪便被置换成了金钱。儿童玩弄粪便的欲望升华成了成人追逐金钱的欲望。这就是在人类的各种语言中,粪便常常和金钱相提并论的原因之所在。
在一个人的身上,我们会看到“肛门人格”的影子,在整个社会的层面,“肛门人格”也会形成一种统治性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资本主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旷野呼声 发表于 2016-2-5 20:11
老刘认为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人民辛辛苦苦找到滴? ...

人民从来就是一个抽象的词汇,而立于人民之后的政治实体只能是利益集团。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利益集团,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最大好处就是有利于它的长期执政,实现这个目标,中共就要从革命党真正过渡为执政党,反应中国各个阶层的利益诉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rahatta 于 2016-2-5 20:25 编辑
旷野呼声 发表于 2016-2-5 20:11
老刘认为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人民辛辛苦苦找到滴? ...

中国天主教徒站起来,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做堂堂正正中国天主教徒。我们是黄帝的子孙,上帝的儿女。不要再给普世资本主义当狗了。[玛] 6:24 没有人能事奉两个主人:他或是要恨这一个,而爱那一个,或是依附这一个而轻忽那一个。 你们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钱财 。[弟前] 6:10 因为贪爱钱财乃万恶的根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旷野呼声 发表于 2016-2-5 20:11
老刘认为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人民辛辛苦苦找到滴? ...

恩格斯:社会主义是天主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2-5 20:19
人民从来就是一个抽象的词汇,而立于人民之后的政治实体只能是利益集团。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利益集团,中 ...

汉奸狗,邪教徒,卖国贼永远不可能被划入人民的行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旷野呼声 发表于 2016-2-5 20:11
老刘认为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人民辛辛苦苦找到滴? ...

汉奸狗,邪教徒,卖国贼永远不可能被划入人民的行列。

13:3 因为长官为行善的人,不是可怕的;为行恶的人,才是可怕的。你愿意不怕掌权的吗﹖你行善罢!那就可由他得到称赞,
13:4 因为他是天主的仆役,是为相帮你行善;你若作恶,你就该害怕,因为他不是无故带剑;他既是天主的仆役,就负责惩罚作恶的人;
13:5 所以必须服从,不只是为怕惩罚,而也是为了良心。
13:6 为此,你们也该完粮,因为他们是天主的差役,是专为尽这义务的。
13:7 凡人应得的,你们要付清;该给谁完粮,就完粮;该给谁纳税,就纳税;该敬畏的,就敬畏;该尊敬的,就尊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0: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rahatta 于 2016-2-5 20:34 编辑

13:5 所以必须服从,谁不服从党的领导就是自取灭亡。13:2 所以谁反抗权柄,就是反抗天主的规定,而反抗的人就是自取处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2: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arahatta 发表于 2016-2-5 20:32
13:5 所以必须服从,谁不服从党的领导就是自取灭亡。13:2 所以谁反抗权柄,就是反抗天主的规定,而反抗的人 ...

讲得漂亮,骨子里不过企图“捞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5 22: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当娜台北开唱迟到披青天白日旗谢幕 DJ喊“我爱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5 23: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2-5 22:23
麦当娜台北开唱迟到披青天白日旗谢幕 DJ喊“我爱中国”。

麦当娜。。。喊“我爱中国”,老刘,幽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2-6 12: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劉幼民 发表于 2016-2-5 22:23
麦当娜台北开唱迟到披青天白日旗谢幕 DJ喊“我爱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6 12: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说爱国是天主教的一端教义,其内涵却非一端能够涵括。国家毕竟是一个契约存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不能简单归之于爱与不爱,很多时候不爱国恰恰是契约的精神所在。例如潘霍华牧师的舍身取义就是例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20-4-1 10: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